您好,歡迎來到商道網

物流資訊

Purchasing information

首頁 > 物流 > 陸運

政策+企業雙管齊下,農村物流市場發展成效幾何?

“我一直認為,北上廣深快不叫快,云南、四川快,西藏、內蒙快,這些才叫快。”這是馬云曾在2018年的智能物流峰會上所說。

我國幅員遼闊,擁有著約9萬個鄉村及近10億農村人口的巨大消費市場。農村這巨大的消費市場便成為了電商物流、快遞企業爭相競逐的“魚塘”之地。當然,受到基建、經濟發展不平衡等因素影響的中西部欠發達地區,物流發展困難重重,真正將商品送到該地區用戶手中的時間依然比在城市市場的時間長。此地區對于這些企業想要輕易布局來說仍然是個“頑固的石頭”。

農村市場,“魚塘”之地競爭

無論是鄉村地區還是偏遠地區,其仍具有一定的吸引力。國家政策的靠近、企業的靠攏都會為其帶來一定的發展力。

2019年初來乍到,交通運輸部辦公廳便開啟了農村物流網絡節點體系的意見推出,發布了《關于推進鄉鎮服務站建設加快完善農村物流網絡節點體系的意見》。《意見》指出,加快建設縣、鄉、村三級農村物流網絡節點體系、培育龍頭骨干物流企業、推廣先進運營模式和信息技術,構建資源共享、服務同網、信息互通、便利高效的農村物流發展新格局。

1月,商務部、教育部、交通運輸部、衛生健康委等十部門聯合印發了《多渠道拓寬貧困地區農產品營銷渠道實施方案》,動員引導社會各力量加強農產品產銷對接,推動建立長期穩定的產銷關系,促進貧困地區產業發展,助力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

2月,新華社授權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這份2019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指出,大力發展現代農產品加工業,統籌農產品產地、集散地、銷地批發市場建設,加強農產品物流骨干網絡和冷鏈物流體系建設。

僅僅剛進入2019年的兩個月以來,國家便在農村物流方面“大力出擊”。

電商物流企業、快遞企業也一直在踐行政策的同時發展自己的“魚塘”。菜鳥的“千縣萬鄉”計劃、農村淘寶、物流骨干網布局等;京東的縣級服務中心+京東幫、京東農村金融、京東的農村超市+農村推廣員等;順豐、通達系等的快遞網點下沉和快遞下鄉等等。

快遞下鄉不止帶動鄉村物流的發展,反過來也推動農村電商的發展。農村地區的經濟在電商高速發展下有了相當程度的發展,農村電商網絡零售額占全網零售額的比重不斷擴大。據中商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四年來電商零售額增幅超200%,而農村網絡零售額翻了六番,其增速直接反應了國家和社會各界對農村地區發展的重視度和支持力度。據國家統計局預測,到2020年,中國農產品電商交易額將由五年前的1500億元增至8000億元人民幣,復合年增長率為39.8%。

 

農村電商網絡零售占全國網絡零售市場份額情況

 

尤其2019年,在各大電商物流、快遞企業在“春節不打烊”模式的帶動下,一、二線城市成為其消費的主力軍,而農村、中西部等偏遠地區也逐漸在其模式的帶動下擴大消費市場、增加消費能力。

此次春節期間,新電商平臺拼多多的數據顯示,低線城市與鄉村居民最愛買的商品包括咖啡機、智能手機、中高端家電、掃地機器人等科技產品。其中,臘月二十七至正月初六期間,拼多多的農產品訂單總量同比增長200%,其中近三分之一來自國家級貧困縣。拼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表示,一二線城市保持了強勁的消費力,增量中很大一部分來自于鄉村消費。

京東的春節數據顯示,低線級城市的消費體現出強勁增長力,其中以四線和六線城市的消費增速最高,銷售額同比增長超過60%。一方面,在城里打拼的年輕人返鄉過年,有效帶動了家鄉的消費能力;另一方面,電商渠道下沉讓越來越多的鄉村用戶在過節期間也能隨時隨地享受到電商的便利服務。

除此之外,菜鳥春節數據也顯示,今年中西部地區春節在天貓國際上購買進口商品的包裹較去年增長明顯。增長最快的城市包括新疆塔城、甘肅武威、寧夏中衛、云南麗江、四川阿壩、青海黃南、云南怒江、新疆和田、甘肅隴南、內蒙興安等地區。

這僅僅只是在春節期間的高峰數據。僅從春節間數據便可表明,中國的城鄉消費重疊度越來越高,由城鄉二元結構造成的城鄉消費鴻溝、區域消費差距正在被逐漸的填平。

政策+企業下鄉帶動農村物流成果顯著,同時帶動農村經濟發展,推動農村一二三產業協同發展,也促進農產品上行為城市帶去豐富多樣的生鮮品,并打通了城鄉之間的貨物流通。

空白地帶,如何突破?

當然,僅僅只是看到春節間數據不足以說明什么。農村物流、農村電商、中西部地區物流等的發展仍然存在些許痛點有待解決。

僅僅從農村地區、中西部地區等的地域遼闊、布局分散、季節性強等特點便是企業們下鄉難的第一步,倉儲基地不足、公路鐵路等基礎設施不健全也是一大痛點,信息化水平低和信息意識淡薄等更是阻礙農村物流快遞發展的重要原因。

再看總體的運行情況,根據國家郵政局公布的2019年1月快遞行業運行情況來看,東、中、西部地區快遞業務量比重分別為79%、13%、8%,業務收入比重分別為79.4%、11.5%、9.1%;2018年全年,東、中、西部地區快遞業務量比重分別為79.9%、12.3和7.8%,業務收入比重分別為80%、11.2%、8.8%;2018年11月公布的數據顯示,1-11月,東、中、西部地區快遞業務量比重分別為79.9%、12.2%和7.9%,業務收入比重分別為80%、11.2%和8.8%。

由以上數據可以明顯看出,東部地區快遞業務量明顯占據龍頭地位,這是毋庸置疑。中、西部地區快遞業務量仍然停留在10%—13%之間,沒有較大浮動,快遞業務收入比重停留在7%—8%之間,浮動更是微妙。中、西部地區快遞發展仍有極大空白待彌補。

在盤活農村物流、中西部地區發展,激活其消費市場的潛力同時,仍然需要結合宏觀經濟環境及政策的動向而努力。加快完善農村、中西部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依靠如今的大數據、物聯網、云計算等技術和農村、中西部信息相結合,有效疏通信息的同時連接農村、中西部地區的農戶與消費者之間的距離;尤其在信息意識淡薄方面加大政府有關部門和企業的下鄉宣傳活動,提高其地區人民的信息意識和信息技術應用能力,從而在更大范圍和空間上形成農村物流的供需網絡。

作者:中國物通

微信掃碼支付完成后,點此文章自動刪除
3d和值查询表